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三十二章:唐晚的葬礼

作者:李不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瘦了、”正当陆景行以为她睡了,沈清在后背嘀咕了这个一句。

    陆景行心头一颤,转身,平躺在床上,一手环着自家儿子,一手落在自家妻子的脖颈下。

    侧眸吻了吻妻子的面颊,温软开口;“恩、回头阿幽多给我补补。”

    本是伤感之人,因他这话猝然一笑;“我怕我会把你越气越瘦。”陆先生笑了;“倒是难为你知道。”知道你是如何气我的?

    沈清怎会听不出他这话里的弦外之音?

    他捏了捏人腰肢,男人笑了笑。

    “乖、睡吧!明日还得起早。”次日清晨,沈清醒来,躺在她与孩子中间的陆景行已经起身,浴室里传来哗哗流水声。

    她一睁眼,侧眸望去,怀卿醒了,躺在床上睁着大眼睛望着她,手中捏着一个小小的毛球,应该是陆景行给他的。

    沈清侧着身子过去,半撑着脑袋在床上看着自娱自乐的小家伙。

    伸手撩拨着他。

    怀卿咿咿吖吖的看着她,沈清低头,蹭了蹭儿子面庞,只觉万分温情。

    片刻,陆景行从卫生间出来,一身正统西装穿戴整齐。

    “将你吵醒了?”他问。

    后者摇了摇头。

    陆景行拿过床尾的毛毯将小家伙从床上包起来,一边动作一边道;“看、让你不要将妈妈吵醒了,还是吵醒了不是?”“是我自己醒的,”沈清开口解释。

    这脱口而出的话语似是有什么不一样,陆景行猝然一笑,伸手勾起自家爱人的下巴,亲吻了番道;“我将儿子抱去给母亲,你在睡会儿,恩?”“这么早你要去哪儿?”她伸手抓住男人衣角。

    有些不愿他这早出门。

    陆景行坐在床沿,俯身叹息;“去总统府开早会,晚些要去趟d市,下午回来。”

    对于陆景行来说,只要是不留夜的出差都好。

    闻言,沈清看了眼窗外,天都未亮,床头柜的电子钟停留在凌晨五点的位置。

    她有些不愿。

    伸手勾住陆景行的脖子不管儿子是否在他身上。

    男人一手抱着儿子,一手揽上自家爱人的腰肢。

    吻了吻她的侧脸。

    “粘人起来了?”

    “没睡好?在睡会儿,恩?”他温言暖语说着,在这清晨的时光里格外撩拨人心扉。

    她像个贪婪的拾荒者,想要更多。

    薄唇蹭上他的唇角,一寸寸的吻着。

    吻得陆景行清晨起来血气高涨。“听话,宝贝儿,”他推开人,将人塞进床上,不让她在为非作歹。再往后的时光中,陆景行的生活异常丰富。

    丰富到每日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想其他事情。

    总是如此,周而复始。

    沈清偶尔会跟章宜她们小聚片刻,但小聚的光景大多都在总统府。

    章宜与傅冉颜每次来时,都会给辰辰带上一份礼物。

    这样,才不会让他有落差感。

    辰辰总是喜欢傅冉颜与章宜二人的,但、、、无奈年纪小,这二位腐女太过厉害。

    撩的他面红耳赤是常有之事。

    若是受了委屈,陆景行回来,他必然是要抱着自家亲爹的大腿哭诉一番,而后询问下次章宜傅冉颜她们这么调戏他的时候,他应该如何做。

    陆景行数次被辰辰的这个问题雷到。

    这模样,无异乎在跟他谈论怎么撩拨女孩子。

    而每每此时,沈清总会无情嘲笑;“回头等阿姨们来的时候你去将爸爸拉回来好了,让他坐在边儿上教你。”此时,辰辰总会万般委屈回应;“妈妈、你是不是不爱我?你每次都帮着阿姨,不帮我。”这里,笑的不只是沈清了,一屋子人没一个不笑的。

    而后,沈清想起傅冉颜时常说得一句话,道;“你没听说过吗?女人才是真爱,男人都是意外。”哪怕,刘飞与徐涵闻言,噗嗤一声,狂笑出声,望了眼自家先生。尽是同情。

    这夜间,沈清还因为这句话,被陆景行狠狠的收拾了一顿。

    将她摁在床上冷着嗓子问她;“谁是意外?”

    傲娇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她想着法子将自己说的话圆回来。

    “不过就是一句形容语而已,”她赔笑开口。

    陆景行面色更黑了些。徐涵说;“我都说了让太太少跟泼妇在一起了,将好了?老大你完了。”徐涵在上班路上很无情的嘲笑了陆景行。

    陆景行一脚揣上驾驶座,而徐涵笑的更加猖狂。这年一月底,沈清陆景行沈风临等人回了江城,给严歌谣扫墓。

    而后一家人在茗山吃了顿提前的年夜饭,彼时,沈唅与沈南风都在。

    沈清怀抱二子,沈唅似是格外喜欢辰辰,陪着他玩玩闹。而陆景行与沈南风等人坐在沙发上浅聊着。

    如同往常的模样。

    许是众人都是演戏好手,她并未看出谁是尴尬的。

    次日,年二十九,她们离开江城,回到首都。

    当晚,陆景行发起了高烧。

    惊动了苏幕和陆琛。

    这个春节,注定不好过。

    沈清带着孩子全部隔离,就剩南茜照顾陆景行。

    夜间,她与苏幕带着孩子睡在一起,因担心陆景行这个孤家寡人,她摸黑起身去了四楼卧室。

    进去,陆景行正在入眠。

    躺在床上整个人了无生机。

    接着昏黄的灯光往床边挪去,原本是睡意深沉的人听闻响动声,微微掀开眼帘,只见有一人影正掀开被子跟只小猫似的往自己怀里钻。

    定睛一看,除了沈清还有谁?

    他心头一软,话语沙哑;“怎过来了?”“担心,过来看看你,”她说着。

    伸手摸了摸陆景行的额头。

    男人话语轻柔;“乖、没事、你出去,等下给你传染了。”沈清不动,在这漆黑的夜里眨巴着大眼睛望着陆景行,楚楚可怜?

    算是吧!陆景行劝了两声,沈清依旧是不为所动。

    直至最后,陆景行半撑着身子起身,后者似是知晓他要赶她似的,猛地一伸手抱紧了陆景行的腰肢。

    埋首在他胸前。

    闷声道;“我想跟你睡。”他心头一跳,是又高兴又心疼。

    想起上次三人都感冒了,就心有余悸。

    耐着性子好言好语劝说着,而沈清呢?

    死活不走。

    抱着他的腰肢开始磨蹭,就是不走。

    “你大半夜的钻我被窝就是想跟我一起睡?”陆先生又好气又好笑开口询问。

    后者还乖乖巧巧的恩了一声。

    陆景行叹息,尽是无奈;“我可能会在大年三十被母亲指着鼻子骂。”结果,果真如此。陆景行在大年三十这日被苏幕指着鼻子一顿好骂。

    无非就是自己生病了,还带着沈清一起胡闹。

    而陆景行除了硬着头皮听着还有别的办法了吗?

    没有。

    他总不能说,是沈清大半夜的来钻他被窝吧?

    而一旁,沈清端坐在沙发上,毛毛在她膝盖上打盹儿,辰辰趴在她膝盖上鼓弄着毛毛。

    她眼睁睁的瞅着陆景行被苏幕骂的狗血淋头。

    眼睁睁的看着他一脸无奈却又道不出的模样。

    男人的身体素质总归是比女人要好一些。

    陆景行的感冒在维持到第二日的时候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就好像昨天晚上那一场大烧,不过是烧着好玩而已。

    整个过年期间,夫妻二人谁都未曾出门,在家静心陪孩子。

    苏幕难得清闲。

    回了趟苏家老宅浅住了些时日。

    而陆琛呢?

    他与苏幕之间的关系有些怪异,说不上来的怪异。

    自那日,陆景行将苏家人接回来之后,他与苏幕二人之间像是多了一道屏障。

    平日里虽讲话,但看的出,陆琛不如以往那般对苏幕无可奈何了。

    反倒是随意的。

    每每苏幕呛他的时候他选择沉默不言。不去跟她争辩。

    陆景行多次感受到父亲的怪异,但说不上来哪里奇怪。

    直至大年初二,苏幕在客厅询问陆琛是否要同她一起去苏家。

    而后者,拒绝了。

    拒绝的理由很牵强,他说;“不了、不去打扰你们一家团聚。”

    那一刻,沈清也好,陆景行也罢,在苏幕眼中看到了诧异与惊愕。

    她的家人,在陆琛的作用下远离首都多年,而后回来,她本是想不计前嫌,却不想这个当事人这句话说出来,着实是让人难受。

    年初五,苏幕从苏家老宅回来。

    一家人晚间坐在餐桌上吃饭时,陆琛询问陆景行工作上事情是否有何困难。后者摇头,表示并没有。

    而此时,陆琛端起手中红酒喝了口,浅声道;“若是没有,总统府的事情你自己把控着,我去趟y国。”闻言,苏幕,老爷子,老太太目光全都落在了陆琛身上,就连沈清都是震惊的。

    “跟母亲一起吗?”她问。

    陆琛看了眼苏幕,发现苏幕也在看他,话语温和,面不改色;“自己。”闻言,苏幕面色变了变。

    陆景行及时婉转场面;“近来我时常同沈清说您跟母亲二人辛苦了,若是想度假,我帮您安排好?”

    陆琛摆了摆手,表示不用。

    他尽量挽回餐桌上尴尬的气氛,而沈清也加入了阵列当中。

    却不想,只是徒劳。

    在往后临近一周的时间内,苏幕面色都不大好,见了陆琛便想同她吵架,而后者大多都是避其锋芒,不往苏幕那一方去。

    一周后,陆琛在一个天尚未亮的清晨提着简单的行李离开了总统府。

    那日,陆景行起的也很早,迎着冬季的寒风穿着单薄的睡衣站在阳台上看着自家父亲离去。

    那孤寂苍老的背影在一瞬间老了数十岁。

    他在后悔。

    后悔将苏家人弄回来。

    倘若是没弄回来,苏幕身旁能依靠之人除了子女只有他一人。

    可如今,似是变了。有些人,在觉得自己不那么重要时,便会转身离开,陆琛,便是如此人。陆琛离开总统府那日,苏幕将自己关在卧室里一整日都未曾出来,她的贴身管家数次上楼规劝,均是未得其果。

    沈清干着急,而陆景行在夜间从总统府回来,进来苏幕卧室,呆了许久才出来。

    谁也不知他们母子二人说了什么。

    只知道,那晚苏幕下楼用餐,与平常无疑。人生本就是一个二选一的过程,而苏幕此时,何尝不是在选择?

    沈清再见高亦安是在许言深的婚礼上,陆家人皆出席,沈清挽着陆景行的臂弯出现时,远远的见到了高亦安。

    纵使全场男士西装革履,她依旧是能一眼认出那个男人的背影。

    许是感受到目光,高亦安缓缓转身,面含浅笑朝她扬了扬杯子,沈清点头,表示招呼。

    陆家人,上来都是上座。

    这场豪华的唯美的婚礼在首都大厦举行,包下了整个大厦。

    许家老爷子笑的合不拢嘴。

    沈清一早听闻新娘温婉动人,这日一见,确实如此,长发倌起,美艳动人,听说,今年才二十一二岁,许言深大她整整八岁。傅冉颜在见到新娘时,微不可察的对视了一眼,这一眼,蕴藏着太多不能言语的事情。

    这女子的眉眼,与某人极为相向。

    后来,司仪询问新婚夫妻二人时如此相遇相知又决定相守的。

    新娘说,因为一副字。

    那日、她在朋友茶楼即兴演奏琵琶,又随手提了一副毛笔字,便让许言深看见了,才有了二人的相遇。

    司仪问;“什么字?”

    新娘面带娇羞笑了笑;“交浅莫言深。”闻言、沈清手中被子怦然落地,幸好,司仪的声音够响亮,众人目光没有关注道她身上来。

    慌乱之余瞥见高亦安嘴角的那一抹笑,她整个人如同受惊的小鸟似的。多年前,她们在洛杉矶,她在亲手将许言深送进监狱时,提了一副字给他。

    【知人莫言尽、交浅莫言深】

    而如今,在婚礼上听见这几个字,心中纵然平坦的可以万马奔腾,但终究还是有丝丝难受。

    他的未婚妻,应该是莫菲。

    结果,却成了这个温婉的女子。

    陆景行伸手握上她的掌心,力道极大。

    捏的她骨头生疼。

    “是许言深名字的出处吗?”司仪再问。许言深笑了笑;“是、也不是,总归是于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一句话。”

    这个重要,为何重要,知的人知,不知的人不知。

    期间,沈清起身上厕所,高亦安随后而来,笑问她;“人家将你送的那五个字铭记一生,是否很感动?”

    冷嘲热风?

    算是吧!

    最起码,她是如此觉得的。这夜间,陆景行回到总统府,面色不大好,苏幕说了两句,无非是告诫他不要无理取闹,无中生有。他应允了声。

    起身进了书房,而那方,沈清进浴室洗了澡,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出来叮嘱陆景行早些睡。

    那侧,陆景行书房烟雾缭绕,见沈清出来,他伸手掐了烟,而后招呼沈清过去。

    后者拿着毛巾迈步过去坐在男人腿上,陆景行接过她手中毛巾给她擦着头发。

    话语低沉询问沈清;“交浅莫言深,是何意思?”沈清知晓他是要问的,只是如实告知。

    “当初将许言深送进监狱的时候写了这个五个字给他。”“为何要写?”他问。

    “算是一种讽刺,你信吗?”她说。

    陆先生手中毛巾一顿,而后道;“你说的,我都信。”

    “信就好。”她说。

    从哪个角度来说,她对许言深都不存在有任何感情。

    当初送他那五个字无非就是嘲笑,除了嘲笑还是嘲笑。

    这日,婚礼结束,傅冉颜抛弃了程仲然跟章宜同乘一车。

    询问章宜道;“你说许言深什么意思?”章宜不言语。

    只听傅冉颜在道;“那女子光是看着身段跟沈清有几分相似,而后还因为那么一句话,真是奇怪。”章宜打着转向灯等红灯在道;“那你知不知道,沈清会弹琵琶?”傅冉颜惊呆了,望着章宜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只听章宜在道;“沈清的母亲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对古典乐器多有钻研,她小时候也学过些,不过是长大后鲜少在碰罢了。”这一晴天霹雳的消息下来,着实是让人难以接受。

    这消息,简直就是平底一个炸弹扔下来,炸的你头晕脑胀。傅冉颜蒙圈了,呆愣望着章宜道;“你说陆景行回去会不会和沈清吵架?我们要不要去救她?”

    章宜撩了人一眼,道;“你连后面的跟屁虫都甩不掉,还去救沈清?”这个跟屁虫说的自然是程仲然了。

    傅冉颜有丝丝颓废。

    抿了抿唇望着章宜万般无奈。

    这世间有人喜欢你就势必要得到你,而有人喜欢你,只是默默无闻的喜欢,他不会去强迫你,不会去破坏你的婚姻,你现有的家庭,只会当一个默默无闻的人站在一侧。

    倘若你要问章宜何为正人君子,章宜的脑海里第一显现出来的必定是沈南风这号人物。再是许言深。

    而陆景行呢?算不上一个正人君子,如果一定要给他安上一个名头,那绝对是一个强取豪夺的土匪。

    可偏生,正人君子都进不了沈清的内心,只有猛攻猛取才能打乱她多年如一日的方针。

    也唯有这样才能将她折服。“你能不能说点好的?”傅冉颜脑子一抽,望着沈清没好气开口道。“我怎么说的不是好的了?”她笑着开口。这日,章宜开车将傅冉颜送回了下去,临走时,与程仲然点头招呼,调头离开。

    驱车行驶在首都平坦大道上,心中却有中稀有的失落感。

    这种失落,与在异乡无关。

    有的,是缺少一种归属感。

    有那么一瞬间,当她停下来时,会发现,人生其实没有任何归属感。特别是在身边人都有归属时。

    夜间,她驱车停在与沈清时常去的一家饭店前,点了一份简单的炒饭,准备带回家。

    不想一转身撞见了一身西装的高亦安。

    他就那么坐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她。

    指尖的香烟在冒着袅袅青烟,就那么飘上去,而后又散开。

    章宜恍惚间以为自己看错了,在定睛一看,确实是她。

    同老板讲了声,迈步朝高亦安而去,拉开跟前的胶质凳子,她笑道;“高董怎会在这里?”“宴席间的饭菜总归觉得吃的不是饭菜,过来填饱胃,你呢?”男人点了点之间的香烟,问道。

    章宜耸了耸肩,直言;“我也觉得。”不久,老板将炒饭上了上来,章宜与高亦安二人就如此面对面坐在这狭小脏乱的环境中吃着这一份只值几块钱的炒饭,她们平日见的一场应酬,随随便便那一场都能将老板的摊位包下来。

    可见,身处在高位之人也有下来之时。

    即便是天上的神仙也会有下凡之日。冬日的温棚里,章宜与高亦安二人一人面前搁着一碗炒饭。

    章宜笑道;“没想到高董也吃这家的东西。”“这年头,到了这把年纪了,吃的东西之分两种,一种是生意,一种是情怀,”而很显然,今日吃的是情怀。

    “高董应该找个顾家的女人,每日有人陪你立黄昏,有人问你粥可温。”

    章宜这话出来,高亦安笑了,端起一旁简陋的一次性杯子喝了口温水。笑道;“曾以为,夜班归家粥可温,流年为君立黄昏,现如今才知晓,这一切都是假象。”章宜扒拉着手中的饭食,话语温浅。

    “高董这是对爱情失望了?”“到了那个想结婚的年龄如果不结婚的话,到后面很难会在有如此想法,你到我这个年纪就会知道了,”高亦安大章宜大了整整十二岁。

    十二年的光景,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一生,或者是很多生。

    所以此时,高亦安说出这话,章宜没有反驳的机会。今日的高亦安,所谈之言,句句都是上了年纪的话语,着实是让章宜无从反驳。

    曾以为,山高水险,来日方长。

    却不想,行路难,不再山,不再水,只在人情反覆间。

    这顿饭,二人浅聊,从天南海北,不多不少,一顿饭的光景结束,话语也就此结束。

    这年,开年三月,江城传来唐晚去世的噩耗。

    那日,沈清与沈风临二人回到江城,沈唅站在唐晚的床边哭的撕心裂肺,而沈风临一脸深沉,没有任何表情。

    她看了眼沈南风,后者面无表情的神色是那样平淡。

    沈风临拍了拍他的见肩膀,而后往医生办公室而去。

    那侧、院长与沈风临站在办公室,大门紧闭。

    沈风临询问院长为何会有如此情况发生,院长叹息了声道;“令子要求的。”“我们起先不同意,他说,活着也是受罪,断了药,好受些。”沈风临似是震惊了,站在原地久久未曾回过神来。

    沈南风亲自要求医院为母亲断药,寓意送她一程。残忍吗?

    想来是有些的。

    唐晚的葬礼很庞大,按照江城古老的习俗来大肆操办。

    那段时间,殡仪馆来来往往皆是商贾权贵,而沈清与陆家结亲,沈家有任何事情陆家是要出席的。

    唐晚出殡那日,陆景行亲自到来,总统府警卫队占据了半边车道。

    碍于传统,沈清披麻戴孝,算是给沈南风与沈唅一个交代。

    而陆景行,身为沈家女婿他李颖是披麻戴孝的,但同时,他是一国总统,这个礼节,可尊可不遵。

    众人都在打着看好戏的姿态看待这场葬礼时,却未曾想到,这个曾经心狠手辣与沈家极度不合的大小姐甘愿披麻戴孝。

    看戏的众人不免有些失望。

    沈家的这本戏,若是让人谈论,众人可以不眠不休的说上好几日好几夜。

    夜间,殡仪馆守夜,沈清坐在一旁,沈风临也在,那日、陆景行也来了。

    沈唅一直跪在母亲的灵前哭诉着。

    话语间的哽咽是如此的凄惨与绝望。

    父母在,人生尚有归处。

    唐晚彼时即便是躺在医院里,她也觉得人还在。

    可此时,那种失去母亲的痛苦与悲哀,在一瞬间就被激发了出来,就如此。

    就如此残酷的告知你这个世界生离死别的现实。沈清年幼时经历过这种痛楚,又或许是为人母之后那种软弱的心肠在一瞬间激发了出来。

    她迈步前去试图宽慰沈唅。

    说了几句,而此时的沈唅,因着没外人在,一把甩开了沈清的掌心,怒目圆睁道;“我不需要你假好心,我母亲生前你本就同她不和,而如今她人已不再,你却在假慈悲,恶心给谁看?”“涵涵,”沈唅话语落地,迎面而来的是沈南风的怒凶声,

    就如此直白的,鲜明的维护沈清。

    沈唅怒了,面对沈南风的维护整个人跟炸毛的公鸡似的,也不顾死者是否就在跟前,怒嗔道;“你永远只会维护她,即便此时母亲不再了,你也依旧觉得她没有做过半分错事,你从来不会说她半句不好的话语,可她呢?她不喜母亲,时常与她作对,当初,若不是她与母亲发生争执,母亲怎会出车祸?”“你的眼里只有她,只有她,”沈唅的咆哮声在屋子里异常鲜明。

    沈清面色异常难看,她就如此盯着沈唅,许久未曾言语。

    而站在一旁的陆景行,本是在抽烟的人伸手将手中烟头扔进了垃圾桶,迈步过来揽着沈清道;“你母亲生前并未生养沈清,即便是不和也在情理之中,今日、因着是一家人,才来披麻戴孝,若是沈小姐觉得此时无须我们在场,直言便是。”他话语明了,带着微怒。

    那阴沉的目光啊!

    带着些许的阴寒,就如此冷飕飕的瞅着沈唅,瞅的她心底发凉。

    整个人都在颤栗。

    他是一国总统,碾压一个人无须言语,只需气场便好。

    而此时,沈唅便是她气场下的亡魂。

    陆景行话语说的直白,唐晚没生过沈清,没养过沈清,今日来,无非是看在沈风临的面子上,若是不来,谁又能说何?

    别给脸不要脸。

    沈清在沈唅的怒火中止了言语。

    却未曾想到陆景行会如此维护她。

    剑拔弩张的气氛在一瞬间便消散下去。只因陆景行电话响了,那侧,许是来自总统府,又许是在跟孩子们说话,他的话语异常轻柔。

    与刚刚想比较,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期间,沈风临一直站在旁边未曾言语。

    就那么静静的站着。

    这夜间,沈风临站在殡仪馆院子里抽烟,沈南风也出来了。

    父子二人比肩而战,沈南风道;“过段时日我准备告知涵涵真相。”

    沈风临点了点烟,似是早就想到了这个年轻的后辈会有如此举动。

    他面色较为平淡。

    “我知晓是你让医院断了药开始,便知晓你在规划什么。”

    他话语温沉,带着长辈特有的浓重色彩。

    沈南风牵起了一丝浅笑;“本就是母亲欠你的。”

    “告不告知,都无所谓,许多事情不需要结果。”到了他这个年纪,许多事情都是得过且过了。

    真不真相都不重要,不过是多了一个人而已。

    沈南风低首,抿了抿唇,笑道;“于您而言或许不重要,但我想,生而为人,应当知晓知恩图报。”他不想让沈唅一直理直气壮的与沈清作对。

    从一开始,她根本就没有这个权利。在沈家,她不过是一个不知晓父亲是谁的外人罢了。

    沈风临大发慈悲给了她一条生路,若是没有沈风临,此时她在哪里都不知晓。人生总是充满诸多无奈,而这些无奈中,又有那么些许是需要你咬牙接受的。

    不接受,也得接受。成年人,要承受的痛苦何止是一点点?

    沈唅不是沈风临的亲生女儿,这一点,早知道早好,无论是对谁都一样。唐晚的的葬礼,风靡整个江城,更甚的是全球各地许多于陆氏集团甚至是沈氏集团有所合作的人都来了。

    按次日的报道而言。

    送行的车辆占据了整条马路。

    尤其壮观。那些豪门世家的阔太不免言论纷纷。

    “唐晚活着的时候不过是个续弦,死了,却有来自全球的人为她送行,说来也是值了。”某人应允道;“说来不也是占总统阁下的光?那个年轻的男人此时身份不同凡响,沈家大小姐现如今可是堂堂的国母,唐晚也是可怜,没生养这个继女,索性活着也受不了她半分照拂,早早去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众人见了陆景行,只道是眼前这个男人身上的光晕异常严重,这种严重,是披着总统外衣下的光彩。

    照耀亮了半边天。那日、忙完下来,沈清只觉整个人腿脚都不是自己的了,

    坐在车上,唉声叹息,俯身揉着自己小腿。

    陆景行见此,将人小腿摆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缓缓揉捏着。

    她望着男人英俊的侧脸,浅声问道;“沈唅那日说的话你不生气吗?”他面色平静毫无波澜;“我说了、前程过往既往不咎便不会再闹腾。”

    他答应自家爱人的事情是一定会做到的。

    对于沈南风说是放下了吗?

    不是、只是说开了而已。

    有些事情敞开了比放下更能让人信服。

    这夜间,陆景行电话响了,但因着他在同沈风临说着事情并未接到。

    沈清洗完澡出来,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大肆响着。

    她接起,尚未来得及说一句话,那侧便是辰辰的哭喊声。

    她与陆景行出来已经好多天了。

    孩子们必然是想她们了。

    她耐心哄着;“哭什么呀?”

    辰辰抽抽噎噎开口;“爸爸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明日就回来了,乖了,不哭了,”她细心揉着嗓子哄着,原本是拿着的毛巾也被放在了床尾。

    这夜间,她坐在茗山别墅床尾耐着性子哄着自家儿子。

    湿漉漉的头发,水珠顺延而下。

    陆景行进来,面色微凝,迈步过去用毛巾将她头发包起来。

    沈清回眸看了眼男人,温声道;“让爸爸跟你说。”

    说着,将手机递给了陆景行。

    对于哄孩子,他实在是没陆景行厉害。

    果真,任凭她好言好语开口,都抵不过陆景行三言两语。

    沈清实在是心服口服。

    ------题外话------

    爆更完,求撒花、求鼓励、求亲亲、求抱抱!我的爪子啊啊啊啊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总统谋妻:婚不由你》阅读提示:

① 精彩小说《总统谋妻:婚不由你》连载于酷读吧小说网,更多关于《总统谋妻:婚不由你》内容, 请关注看酷读吧小说网。本站已开通手机(m.kudu8.com)阅读功能,敬请通过手机访问《总统谋妻:婚不由你》最新情节!
② 本站所收录精彩小说 《总统谋妻:婚不由你》(作者:李不言)及有关此小说《总统谋妻:婚不由你》 评论所代表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行为,并不代表本站立场。
③书友如发现本小说《总统谋妻:婚不由你》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希望您多多支持本站,非常感谢您的支持!
④《总统谋妻:婚不由你》是一本优秀小说,情节动人,为了让作者:点影能提供更多更好的作品,请您购买本书的VIP、或多多宣传本书和推荐,也是作者的一种另类支持!小说的未来,是需要您我共同的努力!
金冠彩票